阿特伍德(Atwood G E) 谈梦与妄想

 

1.在我多年受训的一次精神分析研讨会中,老师提出这样的观点:我们应该密切注意病人在治疗中提交的第一个梦。在他看来,第一个梦将是与接下来的治疗中最深刻的主题相关,经常能预测或象征经受多年的主题。我觉得这个观点有趣,且它在我个人的临床经验中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证实。

2.最后他告诉我,有一种奇怪的压力,就像一条软而有弹性的绑带,或者一块布,在温水中浸泡过的,裹住了他的头,遮住了眼睛,轻轻地压。这就是他心中的悲伤,无时无刻不围绕着他的一种无法描述的悲伤。这个人是我见过的最悲伤的人之一,让我感兴趣的是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他经验到的只是一种湿的,暖暖的压力,就好像他已经哭过了那样。

3.关于梦中的意象可能与什么相关,(在这里)我没有聚焦这个年轻人的联想。这难道不是精神分析释梦的一条重要原则吗?经过半个世纪对梦及其意义的研究之后,我有了自己的想法。释梦要立基于它所属于的经验脉络——有时候梦者的联想会有助于此,但经常是误导。我的病人的联想走向他向自己施加的严厉的评判这个方向。这不能说完全与梦无关,却偏离了核心事件:他的经历给他带来了严重的伤害。

4.治疗这种病人(遭受信任伤害)总是困难的,因为信任的关系是必须的,而在这里信任却是致命的敌人。

 

5.为什么她做了这个梦?为什么她不说她有多害怕?这个梦就是她告诉我她有多害怕的方式。她初始受伤的经验从来没有获得实质性的发展。自从她从那份关系(与让她受伤那个治疗师关系)撤出后她隔离了,在与我工作初始的几个月里她仍然在理想化这个人。她生活中的积极意象,对于她的生存和发展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完整地认识到她生活中的伤害是真实的,对于她来说,只能是非常缓慢的(过程)。但是这个梦在一开始就生动地描述了她所受的这份伤害。

6.在我们这个行业有一种经验的说法:一个人对将来灾难的害怕,实际上,是对过去发生的灾难的一种回忆(温尼科特,1954)。

7.梦吸引的是在意识生活中没有完成的东西。影响、情感、记忆、思想等都在打转,还没有解决的,没有充分表达的,没有完全想通的:这是梦的原材料。

8.弗洛伊德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公式:每一个梦都是在完成一种愿望,或者尝试这么做。相对于弗洛伊德,我的对关于梦的一般特性的公式如何呢?弗洛伊德坚信梦是未完成的愿望的表达。我们可以把弗洛伊德的观点看作更为普遍原则的一个特例,这个更为普遍的原则就是梦尝试释放(缓解)个体的紧张。它们表达一种处理梦者清醒时所要解决的问题的需要。有很多明显的情形是充满张力而不是包含一个未完成的愿望。

9.做梦是人的本性,做梦意味着创造一种象征体系来表达我们正在进行的生活。

10.梦存在这个事实是人表达自身的本性。

11.关于梦和语言之间的关系,我的理解是什么?许多人认为,语言是人类的独特性表现。梦和语言一起出现。它们都是象征表现形式。我把创造式象征能力放在人类存在的中心,且梦是这种能力的主要表达方式之一。

12.回到我们前面谈过的梦,第一个梦是关于头被压碎的小伙子,第二个梦是关于婴儿遭受电刑,能说这些意象就是创造式象征吗?在这两个例子中,创造性是惊险的,把情感受伤转化成了戏剧性事件。在一个例子中某个人对他所爱的导师的愤怒或破坏性以虐待狂似地压碎一个男孩子的头骨的形式来表达。在另一个例子中,把一个治疗师到一个性虐待恶魔的强烈转变通过看到婴儿即将遭受电刑的画面来表达。梦具有典型的创造性,这也是我认为梦是文化自身的主要源泉的原因之一。

13.妄想的传统定义是:尽管与所有的理想和证据相悖,个体依然紧紧坚守的一个虚假信念。

14.根据现象学理论,我认为,妄想是一种信念,任何信念,毫无有效性而言。信念真假的评估需要进行一种比较:对于这个人什么是真的和根据一些客观外在的标准判断什么是真的。

15.梦,无论是在睡眠中还是在白日梦中,都是这样的:注意力无法聚焦,思想不受逻辑和理性限制,经验被知觉为具体意象,所有的事情或多或少都变得可以相互交换。弗洛伊德称这个过程为原发过程。

16.所谓的妄想和梦有这样的共同点:它们有着共同的形式,它们的组织都是没有逻辑或理性图式的,事情也变得可以以各种复杂的形式相互交换。妄想尽管有着比较稳定的结构,在这方面很像没有醒来的梦。另一个相似之处与记忆有关:妄想消失后,很容易遗忘,就好像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梦也是如此,稍微逗留后很快就会遗忘。

17.一般来讲,妄想形成于个体的存在感遭受严重的威胁情境下——它们属于淹没时心理。通过把危险投射到一个人在高度具体的特定意象的感觉上,这种妄想试图恢复自我且免于失去存在的可能性。身处这些冲突中的人也许会做梦,梦见在梦中必然做同样的事情,梦持续下去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结构,这时我们称之为妄想。因此,妄想可以被理解为长久的梦,来说明个人淹没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