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媒体聚焦 首页 > 媒体聚焦 > 媒体聚焦

解放日报:百年古桥面目全非!两处石雕莲花“失踪”,护栏石板不翼而飞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 2017-07-28 浏览次数:

    “护栏石板不翼而飞,百年古桥面目全非。”早在今年5月,蟠龙古镇的杨女士曾致电市民服务热线12345,反映当地拆迁,拥有数百年历史的香花桥受损严重。

    记者在青浦区有关部门回复中看到:经查,情况属实。现场勘察确认一块石头被推倒,一块已经不见。勘察后马上报警,区刑警队现场拍照取证,同时告知区文物馆。

    就在不久前,当地居民老张再次反映,装饰古桥的莲花底座石雕又有好几个“失踪”了!老张焦虑地说:“古桥是老辈人留下的珍贵遗产,承载了很多人儿时的记忆,可不能说没就没啊!”

    香花桥两处石雕莲花“失踪”

    记者获悉,建于清初的蟠龙古镇,10年前就被列为本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始建于元代的香花桥,比著名的朱家角放生桥还年长。拆迁后的蟠龙古镇将成为蟠龙天地,项目定位为“青浦前门院,虹桥休闲厅”。

    古镇内的香花桥现状究竟如何?

    7月24日上午,记者前往现场调查。从崧泽大道边的蟠龙庵东侧小巷进入,眼前一大片空旷的废墟。碎砖乱瓦间,停着推土机、铲车等工程作业车辆。顺着一排电线杆,记者辨认出一条由南往北的小道。步行四五百米后,小道两侧冒出一些断壁残垣。继续前行数十米,左右两侧一些尚未完全拆毁的民居映入眼帘。小道前方,拨开半人高的蒿草,香花桥渐渐露出身影。

    就在桥南,记者发现竖有一块由青浦区政府于2001年5月公布的“青浦区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可碑上的介绍文字全被泼了油漆,如不仔细,还真辨认不出。

    记者站在垃圾满地的桥堍观察,只见单孔桥身两侧醒目地镶嵌有“香花桥”三个字,左右映衬云龙纹图案,精细耐看。不过,桥下的小河却是深绿脏臭、不断泛泡。

    走上香花桥仔细观察,发现长不到20米、宽2米左右的香花桥缺损严重。西北端和东南端两块厚重敦实的石板护栏均不翼而飞,遭移动的痕迹十分明显。东、西两头北端的抱鼓石各少了一块,桥东南端的一块抱鼓石歪倒在草丛中。

    本市古建筑专家告诉记者,古桥石板护栏之间往往以望柱连接,而在望柱顶端,则镌刻一些带有底座的石雕莲花或石狮等物件,起到扶手或美观装饰的作用。

    据了解,去年底蟠龙古镇拆迁时,曾有部分文史爱好者专程前往拍摄照片,有的还在博客上发文,寄托对古镇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情怀。记者现场仔细比对多位文史爱好者的照片以及老张的反映,发现香花桥上至少有2处石雕莲花不翼而飞。

    拆迁工地古桥保护谁来承担

    记者随后来到距离不远的蟠龙社区服务中心。据居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他是今年6月知晓古桥受损,当时也赶到现场拍了照片。有一块石板倒了,另一块也不知去向,估计是掉河里了。

    记者问河水又不深,为何不及时打捞?

    对方没有作答。至于护栏上的莲花石雕,对方强调不知情。据该负责人介绍,蟠龙古镇原是徐泾镇下属的蟠龙村,后与邻村合并,成为目前的蟠龙居委会。当地于去年11月启动动拆迁工程,233户居民中未搬迁的只剩3户,另外还有约5家企业。为保护古镇内的香花桥等文物,今年6月,徐泾镇动迁征收办、蟠龙居委会和开发商瑞安集团三方碰过头,但并无结果。

    为何不对拆迁现场施以围栏防护?对方说,整个拆迁现场,东西以蟠龙路、华徐公路为界,南北以崧泽大道、双联路为限。开发商是一块一块拿地的,不会花大价钱整体围护。没有防护设施的拆迁工地,古桥保护谁来承担呢?

    当天中午,记者来到徐泾镇政府。镇动迁征收办和镇文体中心有关人员闻讯赶来。镇动迁办承认其是现阶段工地的管理主体,可又表示管不了拆房队。至于古桥受损,对方认为不是发生在当下。

    镇有关部门办公室正好收藏了一本介绍徐泾当地历史风物的最新摄影作品集,该集出版于2016年春夏。记者看到其中正好有香花桥,经仔细比对多幅照片,发现桥的望柱顶端存在莲花石雕!镇工作人员打开免提电话,当场询问摄影集作者张某拍摄时间。张某称,集内的所有照片,都是最近一年半内拍摄的。也就是说,莲花石雕的消失时间,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内。

    细细寻找仍不见清代跨龙桥

    青浦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官网显示,该区现已形成了国家级、市级、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区文物保护点四级文物保护网络。在总计209处区文物保护点中,记者发现蟠龙古镇拆迁工地内,还藏了一座距今至少200年的凤来桥。在古镇老街西侧,一座满地垃圾、苍蝇飞舞的厕所边,记者找到凤来桥。根据现场痕迹和对比照片发现,该桥东南侧也缺了一块抱鼓石。

    由于地段优势明显,会展等新兴产业大量落户徐泾,当地经济全面开花。可镇内被列为区文物保护点的古桥命运如何?记者随即展开调查。

    记者来到镇内陆家角村。穿过崧泽大道南侧、徐乐路以西的一条小巷,记者前行三四百米,在越过一片藤蔓丛生的南瓜地、番薯地后,来到建于明代的三孔石梁桥——万安桥边。只见石桥桥面,原本三块石板只剩二块,北端的下坡石板也不见了。100米开外,是正在建设的轨交17号线徐泾北站。

    记者经北青公路来到镇内金联村北段,见到建于明代万历年间、清朝乾隆53年(1788年)重修的嵩塘桥。原本两个桥拱的石桥,现仅剩一拱。由于被河对岸圈地竖起的围墙阻挡,该桥失去通行功能。

    建于清代的跨龙桥曾是优美的三孔石梁桥,本应位于镇内宅东社区。镇动迁办工作人员坚称该桥尚存,就在“西虹桥商务区”开发商工地内。记者跟着工作人员来到工地。穿过工棚,记者爬到围墙高处朝墙内仔细观察,根本没有看到古桥踪影。记者又随他来到另一处工地,也始终没见到跨龙桥影子。镇里工作人员辩解,该区域的管理权限已被纳入到西虹桥商务区内了。

    青浦是本市古桥最多的一个区。放生桥等标志性建筑固然要严加保护,但随处可遇的一座古桥、一间老屋、一口古井也值得我们珍惜。国家文物局文保专家呼吁有关规土、建设等部门,加强与文保部门沟通,在旧城改造、土地出让、规划制订前,形成事先征询机制,大力扭转目前文物被动保护的困局。上海政法学院章友德教授建议有关部门,梳理制定历史风貌保护开发工作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尊重历史文脉的传承与发展,在发展中守护城乡遗产,留住“乡愁”。


    来源:

http://static.zhoudaosh.com/812FB92CE0A799510A0923CE48BF69D94BC6FECCFAE75034E85609C33F3EA4C7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