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我是上海兵|上海政法学院:余梦娇

时间:2022-09-03浏览:204

余梦娇,上海政法学院法律学院2017级本科生,2019年9月至2021年9月服役于西藏军区某旅,因表现突出被选拔进高原女子战炮班,服役期间多次参与大型演练任务,被评为“优秀新兵”和“‘四有’优秀士兵”,所在班荣获集体三等功两次。

千锤百炼,淬炼成钢

2019年的那个夏天,余梦娇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选择到最远、最高、最苦的地方去淬炼自己。她说:“既然选择了当兵,就不怕吃苦。我这一生最勇敢的决定就是到西藏当兵。”去西藏的那段路程她仍记忆犹新,高原反应使得她身心俱疲,只有蜷缩在角落里才能让自己好受点。她知道,磨练才刚刚开始,但是一直以来对军人的崇拜使她没有感到丝毫害怕。高原兵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体能,更多的是坚持。适应了缺氧,却无法避免跑步后肺部撕裂的疼痛;从不照镜子,却也知道脸部已经晒伤褪皮。但是这些都是最基本的,选择入藏的时候余梦娇就已经知道这里的山脊高过云头,这里的太阳晒化石头。

征途漫漫,唯有奋斗

“很多次,我以为自己已经到极限了,坚持以后,却发现自己可以做得更好。”部队教会余梦娇永远不要说自己不行,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在高原跑步,是对肺部和意志的极致考验,开始时她慢跑都会呼吸不畅,缺氧能扼住喉咙但却无法扼住意志。对于她来说,只有跑到倒下才算结束,没有到终点就不能停。凭借这股子劲儿,在海拔3500米的高原,她次次跑到最前面,一直保持着冲圈的第一名。

铁血无畏,使命在肩

作为一名火箭炮炮手,余梦娇的专业几乎都要在炮车上完成练习。初次接触炮车时,站在三米多高的炮车上脱炮衣就是她的噩梦,她不敢低头看,又怕滑倒摔下去,是那份沉甸甸的责任使她最终能面不改色地在炮车上奔跑。第一次调炮时她根本不敢动,班长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行就换人。”这份责任与担当让她颤抖着坚持到最后,也将调炮练习成自己最拿手的专业。余梦娇说:“我才知道军人也是平凡人,只是在穿上这身军装后,就拥有了战胜一切的力量,我的背后护着的是人民,我不能退缩。”

戍边卫国,无上光荣

两年军旅生涯,余梦娇轻武器射击、手榴弹投掷、火箭炮炮弹装填,样样精通;在海拔4300米的驻训地,她见过雪山环绕,满山牛群,也搭过帐篷,挖过水沟;寒冬腊月在河里洗衣服,冰雹过后在土下挖伪装网。家人问到苦不苦的时候,余梦娇只说:“我是军人。我有两个时刻今生难忘,第一个是爬战术时手上的血流到枪上,我不仅没觉得痛,内心还无比激动;第二个是看到火箭炮发射成功并击中目标,自豪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为自己曾经的选择而自豪,我成了自己最崇拜的军人。”

退役不褪色,忠诚有担当

如今,余梦娇已经重回校园,继续进行学习。部队让她从一个娇气的小姑娘,变成现在勇敢自信的模样,她脸上的高原红已经褪去,但是军人的责任与担当早已刻进骨子里。她说:“褪去军装还是兵,我会牢记部队教育,保持军人本色,提高自身本领,尽自己所能奉献社会,帮助他人。”

阅读原文

返回原图
/